?

玉立狐疑地看看奚望,又看看我。我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材料递给了我。 面包是一种主要的粮食

作者:房屋 来源:鲜花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09-28 00:17 评论数:

是马歇尔(A. Marshall)在他的名着的第三版(一八九五)写出来的。一位名叫嘉芬的爵士(SirRobert Giffen, 1827- 1910)向马歇尔提出如下的一个反论例子。面包是一种主要的粮食,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如果面包的价格大幅下降,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消费者的购买力上升,多吃了肉类,因而少吃了面包。面包之价下降,但需求量却减少了。这反论使例子中的面包被称为嘉芬物品(Giffen Good)。在逻辑上,嘉芬物品不限于面包——任何物品都可能是嘉芬物品。

我们可在特殊理论及套套逻辑这两个极端之间下些结论。特殊理论内容过多,看看奚望,只能特殊地解释一个现象,看看奚望,完全没有一般性的解释能力。但特殊理论总要比完全没有理论好。嘉素(R. Kessel)说得好:「没有任何理论在手,什么辩论也胜不了。」只能解释一个现象,是比一个现象也解释不了优胜的。但好的科学理论,必定有一般性;不然的话,理论多如现象,那岂不是乱七八糟了?我们提及过的镶鞋孔小铜圈的机器,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捆绑小铜圈销售的例子,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与油印机捆绑蜡纸销售的例子。这些都与万国电脑捆绑纸卡的例子类同。这个因为维修保养而捆绑销售的假说,是有支持的。凡有类同的捆绑,皆「免费」维修。凡是让顾客自由选择市场的维修服务的,没有类同的捆绑。凡是类同捆绑中的有垄断性的机器,只租不卖。凡是让顾客选购维修保证书的,没有类同的捆绑。

  玉立狐疑地看看奚望,又看看我。我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材料递给了我。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约束行为更强的定理,材料递足以解决「功用」非实物所引起的困难。我们问:材料递假若要获取某经济物品的代价减少了,一个人对该物品的需求量是否必定增加?这是经济学的重心所在,而直觉的答案似乎是:当然啦!然而,用以上的三个定理,这个代价与需求量的必然规律我们怎样也得不到。我们于是可以作出如下的结论。以抽象思想为起点的科学理论,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非真实」是必需的,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因为事实不能自作解释。「不可能太详尽而具体」与「简化」——这些都是可以容许的。但验证条件与真实世界脱了节却是犯了大忌。在经济学上,局限条件(验证条件)的真实调查与简化,是忠于经济解释的最艰难的过程。世事如棋局局新,要花上三几年方能在一些局限条件上得到一点基本的认识,是很普通的事。时光只解催人老,所以从事实证研究的经济学者,往往要肯定问题的重要性,才敢将精力孤注一掷。我们再接再厉,看看奚望,指出高山上的山坡是倾斜的。于是在有电扇的冰室内加上斜板,看看奚望,将物品安置在斜板上衡其重量,又发觉温度之说不可信。绝不气馁,我们继续指出高山的位置海拔上升。于是,我们耗巨资,将冰室高筑至云霄。终于,我们重复了高山上的情况,有冰寒,有电扇,有斜板,有高度,物体的重量果真少了,所以温度的理论是被证实了的。这个理论没有错,但却是一个特殊理论(ad hoc theory)。特殊理论也是理论,不过因为过于特殊,一般性的解释能力就谈不上。这不是理论的内容不足,而是内容太多,以致内容稍为一改,理论就会被推翻了的。

  玉立狐疑地看看奚望,又看看我。我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材料递给了我。

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我们在第二章谈及两个基础假设:我们知道,材料递在不同的准则下,材料递胜或负的人各类不同。因此,一些人会喜欢或选取某一种准则,另一些会选取另一种。这些行为是属于经济学的范畴了。例如学生考试,一些学生希望老师能出文字题,大做文章,另一些则要求选择题(multiple choice),因为认为这样他们的取胜机会较高。凡是有关选择行为的,都在经济学分析之内。

  玉立狐疑地看看奚望,又看看我。我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材料递给了我。

我认为「量」可分「有质」的与「委托」的两大类,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也有二者的合并。且先谈有质的量吧。

我认为不应该单以一个供应者面对的需求曲线向右下倾斜就说是垄断。邓丽君卖歌与一个商人卖古董的觅价行为在性质上截然不同。前者是因为产品与众不同而觅价;后者是因为讯息费用而觅价。性质不同,看看奚望,分析行为也跟有别。我认为后者不是垄断。如果功用分析的三个定理能推出需求定律,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那么逻辑就层次井然,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极为美观。然而,从解释行为那方面看,只要我们能接受需求定律的本身是一个定理或公理(postulate),功用分析的三个定理就是多余的了,没有特别的用途。这是因为需求定律的本身包括了这三个定理的所有行为约束,而更多加一点:嘉芬物品不存在。价格或代价变动引起需求量变动,包括了功用分析中的第一及第二定理,而武断地把嘉芬物品取缔,其约束力高于内凸定理。不是高出很多,但因为内凸的等优曲线非实物,不容易被事实验证,我们若能否决嘉芬物品,解释功能就强得多了。

如果我们不能指出有关的局限条件,材料递我们对人的行为的解释往往出现问题,材料递但自然科学何尝不是如此呢?科学的精确性从来不是指有多少个数字,而是观察者的认同。你不敢跟我打赌就是认同了。在《功用的理念》那章内,我指出量度只不过是数字的排列与定名,而又谈及不同的量度数字。如上的例子,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是说与议价有关的,玉立狐疑地又看看我我是商店过多。但究竟是因为商店过多而议价,还是议价使商店过多呢?为什麽商店选择与顾客讨价还价,但求平均之价足以生存?有垄断性的议价不足为奇,小幅度的议价上文提供了几个解释。但在竞争下,大幅度的讨价还价是令人头痛的现象。在香港尖沙咀游客区内的珠宝商店,一件饰物开价十万,你够胆可以还价五千,成交价可能在二万元之下!

若问:看看奚望,政府管制甲之价,看看奚望,把乙捆绑逼销不是明显地违法吗?是违法,但要杜绝不容易。困难是买家通常乐意被绑。政府要禁止吗?卖家会说:「不是我要捆绑的呀!是买家要求我这样做。」互相得益的成交,管制很困难。若物品没有人需求,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天下间便无「有胜于无」这回事;而若非供应有限,不耐烦地摆摆手,她把「多胜于少」就谈不上。「缺乏」是因为在需求下,供应有限而引起的。人的需求量增加,再多(但仍有限)的供应也会愈形缺乏;人的需求量减少,有限的供应可能被认为是不缺乏的。那是说,缺乏的程度,是以相对的需求来决定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